四年“心學”故事之三:跟隨先賢足跡“窮”其理

發布日期:2019-12-05 信息來源:貴州工程公司 作者:劉忠進 字號:[ ]

由于施工的需要,貴州電建人的雙腳踏遍過大江南北;然而所到之處對于歷史文化的探索,都沒有產生過對“陽明心學”這樣強烈的求知欲。電建人以“心學”為起點,抬頭仰望仿佛就能看見修文龍場鎮,那里有“陽明小洞天”,是王陽明悟道的地方。

01

感念與貴州結緣

王陽明初到龍場,居無處所,在一天然溶洞內埋頭玩味《易經》,洞因名“玩易窩”。爾后移居龍崗山山腰的“東洞”,改稱為“陽明小洞天”。在洞口右下方建茅屋,名為“何陋軒”。又在洞口左上方修建一小亭,亭子四周栽些竹子,名為“君子亭”。

郭瑋源于對傳統儒學的興趣,上追山東的孔、孟之道,潛心于家鄉河南的二程(程顥、程頤),再讀江西的朱熹理學,如今用他的真誠醉心于陽明心學。他感念與貴州的結緣,只要得空,便從貴陽出發,走近40公里的修文縣城(因為王陽明在這里傳播文化,文教日漸興起而得名),這里是明代奢香夫人所開“龍場九驛”的第一站。他要在這里找一粒種子,它是文化的基因,企望在貴州電建人的心中生根發芽。

陽明精舍后山這條驛道,據稱是"龍場九驛"兩條中的一段。

利用周末有限的時光,邀約上三五個同事踏青,或者引領從外地赴黔的友人,感受貴州原生態的多彩,激發著人的天性,也是郭瑋融入貴州的方式。

1

郭瑋不只是想盡一次地主之誼,他還想同遠道而來的朋友們一起尋訪600多年前,彝族女英雄、政治家奢香開鑿的“龍場九驛”的兩條驛道。其中修文縣城的龍場驛就是明代著名哲學家、教育家王陽明謫為龍場驛丞的地方。

早些年前從書上形成的印象,如今讓郭瑋卻以貴州人的身份如臨其境得以印證,倍感身心的愉悅。

02

與先賢如此之近

王陽明先后在龍場的龍崗書院、貴陽的文明書院聚徒講學,使“連峰際天”、“飛鳥不通”的“山國”貴州從此人文蔚起,風氣大開。

查閱陽明先生在貴州的史料,人們驚喜地發現,貴州工程公司所在地南明河鳳凰灣畔竟然與這位先賢的身影靠得如此之近。

王陽明到貴州的第二年就受聘到貴陽講學,其間游歷小車河(距離皂角井一山之隔),并寫下《太子橋》詩:“乍寒乍暖早春天,隨意尋芳到水邊,樹里茅亭藏小景,竹間石溜引清泉,汀花照日猶含雨,岸柳垂陰漸滿川,欲把橋名尋野老,凄涼空說建文年。”詩的結尾處明顯是借橋名和建文帝的往事抒發自己的感傷。

如今的太慈橋依舊小橋流水、碧波蕩漾,貴州工程公司又一棟大樓也許在三、五年后就會落成距離太慈橋不遠的皂角井鳳凰灣畔。

郭瑋油然而生源自肺腑的驚喜。曾經,小車河入口處的國際城小區,有他租住過的寓所。回憶起來,在他倚窗遠眺山這邊公司大樓頂上那“中國電建”的字樣時,若還能仰望,冥冥之中,是否會出現當代的后學們俯首在這位古代圣賢門下與之對話的場景!聯想每一次深入到陽明圣跡的游歷,在貴州創業又過一年,再一次激發出多年來品讀陽明心學時的澎湃心潮!

03

從悟道的山鄉走出

“咱們貴州……咱們貴州電建……咱們貴州工程公司的兄弟姐妹……”郭瑋用“咱們”這個詞頻頻連貫起他的語言,無論是在行業論壇、合同的談判桌上、業主的會議室里,還是在職工們中間,這種語言風格已經成了他的交流習慣。他與貴州靠得更近,員工的跟隨也更緊密。

以郭瑋為代表的貴州工程公司班子明確向新能源全產業鏈尋求重大突破的構想已經進入快車道,他是頂層設計的策劃者。郭瑋以一己良知,正在激發貴州電建無窮的團隊力量。

頻頻在新能源領域各種高規格盛會上亮相的同時,郭瑋提醒大家千萬不要被“光伏領域的領跑者”這些溢美之詞所迷惑,我們“還不是”,我們“還在做”。

在新能源全產業鏈體系的實踐上,貴州工程公司的市場商業模式還要去完善。他希望走出來的貴州電建人,要把幾十年來身上那套傳統的戎裝再多一分商人的氣質:懂得營銷,才能領跑。

光伏領域的全產業鏈,還有諸多未知,郭瑋繼續去“窮”其根本,在各種論壇上,盼望行業對貴州電建的商業模式的認同。……既然選擇躋身于百舸爭流,貴州電建首先要克服長期習慣福蔭于政策之下的固守和消極;既然選擇走出去,就無所畏懼觀點的表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丝瓜视频成年app无限版-丝瓜视频成年app无限播放-丝瓜视频成年版appios